首頁
?
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天心閣古玩城
1163256999@qq.com
410000

行業資訊

今秋藝術市場的五個頭條

點擊:時間:2018-10-04
每年秋天,藝術市場都會在經歷夏乏之后恢復元氣。自九月中旬開始,各家畫廊年度最重磅展覽紛紛揭幕,隨后,倫敦、巴黎以及上海的藝博會也將一一登場。每年藝術市場的黃金季在十一月中旬的紐約秋拍期間達到高潮,秋拍也成為了接下來巴塞爾藝術展邁阿密海灘站的晴雨表。

藝術市場的秋季大戰即將打響,除了一波又一波的畫廊展覽以及接連登場的藝博會和拍賣之外,Artsy 梳理了本季五個不容錯過的關鍵熱點。

更多遺產拍賣

 愛德華·霍普,《雜碎》,1929。圖片致謝佳士得

大衛·和佩吉洛克菲勒收藏(David and Peggy Rockefeller Collection)在佳士得以8.326億美元成交的“世紀拍賣”才剛剛過去幾個月,在即將到來的秋拍上,佳士得力爭再創佳績,將拍賣同樣令人贊嘆的巴尼·愛比斯華斯(Barney Ebsworth)收藏。這位西雅圖藏家的藏品是公認的最了不起的美國藝術收藏之一。愛比斯華斯在今年四月離世,他生前的五件藏品被捐贈給當地的西雅圖美術館,六件捐給位于華盛頓的國家美術館,兩家機構分別獲得一幅喬治亞·歐姬芙(Georgia O’Keeffe)的杰作——《黑色、白色和藍色》(1930)以及《音樂——粉紅和藍色一號》(1918)。

據報道,另一件原本準備捐贈給美術館的作品是愛德華·霍普(Edward Hopper)1929年創作的《雜碎》(Chop Suey)。這幅畫描繪了兩位戴著圓帽的女士正在一家中餐廳內等待食物的場景,是二十世紀美國藝術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在《西雅圖大都會》雜志2007年11月刊一篇對愛比斯華斯的人物特寫中,曾提到霍普的《雜碎》是藏家準備捐贈給西雅圖美術館的作品之一,但作品最終被藏家遺贈給了家人。之后,佳士得成功建議他的家人把這幅霍普一并列入拍賣清單。

佳士得戰后與當代藝術部門的主管薩拉·弗里德蘭德(Sara Friedlander)在與 Artsy 的采訪中介紹道,“在我們的拍賣提案中,《雜碎》必將是整場拍賣的核心拍品,這是讓私人藏家和藝術機構都會覬覦的作品。”

近年來,遺產拍賣的例子不斷增加。2016年11月,蘇富比為斯蒂文與安·艾姆士夫婦(Steven and Ann Ames)的藏品舉行了拍賣,從這對夫婦的收藏中挑選出二十五幅畫作參加當代藝術晚間拍賣,最終以1.228億美元成交(超出了一億美元的擔保價)。在今年的戰后藝術品拍賣中,蘇富比將拍賣已故的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理事會成員大衛·泰格(David Teiger)的收藏,此次拍賣成交額預計將超過一億美元。

弗里德蘭德說道,“對于我們來說,要全力爭取優質的藏品。這些作品不是你在藝博會上看到的那些一再出現的庫存,它們是極少出現在市場上的杰作。”

貴價藝術家遺作成為市場焦點

 斯圖爾特·戴維斯,《沒有女人的男人》草圖(Study for “Men Without Women”),1932。@斯圖爾特·戴維斯遺產委員會/VAGA 授權,紐約。圖片致謝 Kasmin 畫廊,紐約

近年來,已故藝術家的遺作越來越受到市場的追捧,競爭十分激烈。畫廊逐漸意識到市場不僅青睞炙手可熱的年輕藝術家,過去那些被市場忽視的佳作也開始走俏。今年九月,Hauser&Wirth 畫廊將在紐約市中心的空間舉辦巴西藝術家麗吉亞·佩普(Lygia Pape)的展覽,位于切爾西的 Matthew Marks 畫廊正展出藝術家安妮·特魯伊特(Anne Truitt)的作品,而位于第十大道和西27街的 Kasmin 畫廊正展出三位已故藝術家的作品,分別是羅馬尼亞雕塑家康斯坦丁·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美國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李·克拉斯納(Lee Krasner)以及美國現代派藝術家斯圖爾特·戴維斯(Stuart Davis),戴維斯的遺作近期剛剛被畫廊收之麾下。

策劃了這場題為“粗線條:斯圖爾特·戴維斯的黑白作品”(Lines Thicken: Stuart Davis in Black & White,9月13日開幕)的展覽的畫廊總監勞拉·李斯特(Laura Lester)認為,“對于戴維斯的作品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與以往的定位不同,他的作品如今在切爾西的畫廊與相鄰畫廊的當代藝術作品同時展出。”

戴維斯的作品充滿能量、熱情奔放,常常被視為波普藝術的先驅。但李斯特在選擇戴維斯作品時考慮的是與畫廊現有作品的風格是否匹配,因此,她選擇戴維斯遺作中黑白系列的極簡紙上繪畫。李斯特的這一策略與倫敦維多利亞·米羅(Victoria Miro)畫廊將已故藝術家的作品與當代創作同時展出的做法如出一轍,后者將已故藝術家米爾頓·艾弗里(Milton Avery)的作品帶到當代藝術博覽會上,并讓艾弗里的作品與當代藝術創作相互呼應。

市場中的“肝膽相照”

在今年四月,卓納畫廊的創始人大衛·卓納(David Zwirner)在《紐約時報》在柏林召集的一場討論會上提到:像卓納這樣業績穩健的大畫廊應該承擔更多的藝博會展位費,以分擔小畫廊的生存壓力。

用卓納的話說,“這樣的做法有點像征稅的策略,你若賺得多,就多交點稅。”佩斯畫廊的馬克·格里姆徹(Marc Glimcher)與獨立藝術博覽會(Independent Art Fair)的創始人伊麗莎白·迪(Elizabeth Dee)也在討論的現場,他們聽到卓納的想法后都積極表態支持。

不久之后,藝博會的管理層決定試行浮動的展位收費標準。9月3日,巴塞爾藝術展宣布從2019年開始,旗下所有的藝博會將實行浮動的展位費標準,計劃在2020年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上完成過渡。明年開始,瑞士站的費用開始調整,25平米的小展位只需支付760瑞士法郎(約778美金)每平米的展位費,而124平米的大展位支付905瑞士法郎(約927美金)每平米的費用。弗里茲藝博會也緊隨其后,第二天就宣布了他們的調價策略,從新設立的洛杉磯站開始調整收費標準:215英尺的展位每平方英尺的價格為38.50美元,而861英尺的展位則收取每平方英尺88.5美元。

同樣,每年十月中旬在巴黎舉辦的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FIAC,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 Fair)也在9月6日宣布了新的收費標準:博覽會將降低小型展位的費用,價格降低5%后每平方米收取550歐元,而較大面積的展位費用將上升2.2%,達到每平方米650歐元。在 FIAC 宣布新的收費標準時,負責人珍妮弗·弗萊(Jennifer Flay)說道:“在未來,我們必須花費更多努力整體促進畫廊的競爭力和發展。”

國際上頗有影響力的藝博會紛紛主動出擊,迅速調整已經成型的收費標準來支持畫廊的發展。正如弗里茲藝博會的總監維多利亞·西達爾(Victoria Siddall)所希望的,為參加藝博會的畫廊減輕難以承受的財務壓力。

在與《藝術新聞》的采訪中,西達爾表示:“各個藝博會都不約而同地在討論展位的收費問題,畫廊也很關注這個話題。很高興能夠看到巴塞爾已經付諸行動。隨著這種方式漸漸成為常規,這對不同規模畫廊的發展都會更有益。”


 趙無極作品有望再破價格記錄

 趙無極與貝聿銘于1976年的合影。攝影: Franc?oise Marquet? Franc?oise Marquet。圖片致謝蘇富比

2013年4月,華裔藝術家趙無極逝世,留下了過去幾十年中旅居法國、瑞士時所創作的作品。趙無極在歐洲生活期間曾與胡安·米羅(Joan Miró)和阿爾伯托·賈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結為好友。據《紐約時報》報道,在趙無極去世時,他的作品售價在100萬至200萬美元。

如今,2017年蘇富比的報告顯示該年趙無極作品的拍賣總價為1.56億美元。2018年,趙無極已出售的作品總價值超過1.35億美元,而藝術家作品的市場仍在不斷攀升。

蘇富比亞洲現代藝術部門的主管張嘉珍(Vinci Chang)認為,趙無極作品的售價足以讓他與“西方藝術大師相提并論”。

2013年10月,蘇富比香港舉辦成立40周年拍賣會,拍賣上有五件趙無極的作品打破了之前200萬美金的價格記錄,其中兩件作品的成交價超過1000萬美金。

到了2017年,趙無極已經成為少數作品售價持續突破2000萬美金的藝術家。去年十月,一幅趙無極的畫作以2590萬美元成交;今年三月,另一幅作品在香港保利拍賣以2330萬美元成交;而在五月的佳士得香港拍賣上,又有一幅趙無極的作品以2260萬美元成交。

趙無極1985年創作的《1985年6月至10月》在新加坡萊佛士購物中心。@趙無極基金會。圖片致謝蘇富比

然而,趙無極作品的成交價有望再創新高。蘇富比香港宣布為藝術大師生前創作的最大尺幅的三聯畫《1985年6月至10月》(Juin-Octobre 1985,1985)舉行拍賣,預計成交價為4500萬美元。如果交易達成,這將是拍賣行在亞洲地區售出的最昂貴的作品。這幅杰作由建筑師貝聿銘先生委托創作,在新加坡的萊佛士購物中心里進行展示。趙無極生前創作了二十幅大型三聯畫,目前,只剩下十幅在私人藏家手中,《1985年6月至10月》便是其一。

即使拍賣行大多是在香港以外的地點出售趙無極的作品(2008年,趙無極的作品僅以15萬7千美元的價格在紐約成交,自此之后,他的作品再沒有出現在紐約的拍賣上),他的作品目前所達到的價格區間將為藝術家帶來更廣泛的聲譽。

張嘉珍指出:“毫不夸張地說,趙無極是屈指可數的幾位獲得國際知名度的中國現代派藝術家之一。”

 白立方畫廊進軍曼哈頓

 翠西·艾敏,《我最心愛的小鳥》(My Favourite Little Bird),2010。圖片致謝白立方畫廊

2015年邁阿密海灘巴塞爾藝術展期間,傳言倫敦最有影響力的畫廊之一——白立方(White Cube)在統領歐洲市場多年之后即將進軍美國,將在紐約開設新的展覽空間。經過幾年的籌備,2018年5月,這家畫廊巨頭在上東區設立了辦公室;兩個月之后,白立方從蘇富比挖走曾經出任安迪·沃霍爾博物館館長的埃里克·希納(Eric Shiner),希納即將成為白立方的藝術總監。目前,白立方在紐約還沒有“白立方”展廳,只有一間靠近麥迪遜大道、位于東62街一座大樓內的辦事處。但畫廊的紐約據點與它的國際同行近在咫尺,豪瑟沃斯畫廊、卓納畫廊以及萊維·格瑞畫廊的空間都在附近,而稍往北走就是高古軒的所在地。

翻開白立方的展覽名冊,你能找到許多轟動一時的重要展覽,包括達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和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展覽,以及近期剛剛加入白立方的藝術家傅丹(Danh Vo)。傅丹以往會在附近的瑪麗安·古德曼畫廊(Marian Goodman Gallery)舉辦展覽。扎堆在上東區的畫廊,是時候打起精神了。

關閉
电竞平台